黑暗中的舞者

鹊起南山,徘徊于野

摸索中的写手,对文字热爱
希望与你分享生命的甘苦

【古耽】松烟入墨 江南 藏地(十)

“洞房昨夜春初透,尽是那风流家世也自含羞。


“滋味在心头,也自上眉头,爱情郎文采与风流。


“但愿天长地久,恩爱夫妻得到白头,比翼温情真自由。”(一)


也是伴着一声柴火烧灼似的噼啪声,那浑身挂满傀儡线的偶人灵巧地一转眼珠,蓦地腾起凌空转了个圈,留下道耀目光焰。


希昭饶是博闻强记,毕竟没在中原土生土长,是以不知眼前正是失传百年的药发傀儡戏。(二)他是半个时辰前挤进人群的,鬼市脉搏沉浮难测,书院只被征用几次便重又荒废,市中人换血如潮。大抵正因如此上头几次派人都奈何它不得,倒为希昭提供了便利。


他现下正拢了袖站在台子边上,眼光向幕后逡巡一圈,见配唱的竟并非操纵木偶的手艺人,而是个年方豆蔻的清秀女子。此刻她当是被吓得狠了,泪珠从眼眶里怔怔的滚下来,声线随着细细地抖动。站在她身后的汉子脸一僵,立刻双手在她肩上稍稍一掐,女子登时就止住了泪,眼里流转出带着哀婉的媚。希昭注意到她双手被反剪身后,寒凉的天里也只穿着件对襟花衫。(三)


“看官,一出桃花扇可过足了瘾头?各位先莫急着走,咱们香君正等着上了妆出来亮相呢。”这摆明了是台上的黑面胖子刻意把话说得风俗,好使那些专来听来看戏的清白人知趣离开,免得待会儿两边尴尬。


希昭不着痕迹的往人群中间挪了几分,方才他看得分明,台下几个相帮讨赏时后头的汉子便把女子长发打散,从身后摸出个假面戴在她脸上,面上全用不同深浅的橙红绘制。今趟他果是撞上了一桩大买卖。少许时刻后,台下人散了大半——此处本就地处郊野,不少男人正赶着回家上热炕头呢。


台上的帷幕不知何时被悄然撤下,两个画了花脸的戏子站在台边打着盘铃,那女子的双手终于被解开,提着裙角亭亭地走上台,有丝缕秋风挽起她三千青丝又一一放下。希昭注意力却下转,最后停在她微微颤抖的脚尖。


女子略略福身,额前碎发黏在假面上。


“月生,莫要如此。”转到台下的胖子咧嘴笑起来,声气不响,足以令周围人听个明明白白。人群炸开细碎耳语。希昭才晓得这王月生也是个苦女子,方出了懵懂年岁就被卖入青楼,还好她色艺双绝,妈妈也就温厚待她。一月前楼里来了个卖字的穷书生,这一来二去竟和月生眉眼诉衷肠,生了情愫。这月生虽是风尘中人,未料性子却比寻常黄花大闺女还要刚烈果断三分,当即拿出多年积蓄自己赎身,算得上一桩风月传奇。如今这般,希昭只得叹,不知何故。


台上女子闻言反倒站直了身,双手绞在身前。于是台下人又骚动几下,挟着几个仍不晓真相的,佯作要散去了。


胖子也不恼,拿起铜锣咚的一敲道:“千万莫急。月生姑娘是个刚烈人儿,今日愿上这土台子也是为给自己后半生赌一个依靠。瞧见那水潭边的柴火堆了吗,姑娘说了,今日若见不到个可托付生命的缘分人,她宁可就静静地在上头涅槃而去。


“我寻思,我也得帮姑娘二三不是,于是就找来了这十二个个好汉子,十八般武艺不说精通全套儿吧也差不到哪儿去。想成全这缘分简单得很,只要你能上来与咱十三个切磋一二赢了去,不单月姑娘从此跟了官人,另有七百金奉上,权当给二位做个新婚彩礼。”


立时就有个白衣剑客一拂长袖。希昭暗自惊心,这胖子说得委婉动听,意思不过就换个惊险好看的方法做个买卖,顺手再上一出漂亮的武生戏。七百金绝不好拿,那姑娘虽不一定就真的会被烧成飞灰,多个无辜的替死鬼——不论活的死的——都不可能少。


“不过,”胖子果真敏锐的瞧见了那剑客,话一顿,“如若阁下不是那缘分,月生姑娘也宽和,好歹能与她一同归了去,这也是美事一件儿哪。”


剑客顿时动作一滞,不着痕迹的探手向侧腰取了几枚银针,折射的暗光恰闪过希昭的眼。十有八九淬了毒。看来是想先等个倒霉鬼上台试水,如若台上几人都是些软脚虾,他自可用这银针放倒那倒霉鬼;如若不是,他也可先让他们损些元气,自己在上台也可多些胜算。


台下一时安静,胖子转了脸去对女子道:“月姑娘,我看咱们先上那凤凰台可好?”女子不做声,径直向柴火堆走去。看得出女子是书香门第出身,虽沦落风尘多年,仍不忘骨子里的傲,步步走得笃定,竟要生出莲花。


女子甫一在柴堆上站好,胖子就牵出条数十米绑在铁线上的引线,一头埋进柴火堆里,另一头拉顺了系在台柱上,刷的就点了火。


天光在希昭眼中蓦地燃成灼目亮色,夹带数不清的余烬毕波着劈头盖脸倾下来。


其实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搭救一把女孩,毕竟过了可以轻狂的时候,断不能逞一时意气坏了几年苦心。然待又一生命在他面前怔怔开始倒数,他便晓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得置身事外全身而退。


心念既已定,接下来的事情再简单没有。他来的仓促,没可能像话本里八面玲珑的英雄般手眼通天备好一切,所能做的不过是使将发生的划进轨道,好叫上好的车轮接着滚下去,碾压该辗轧的一切。


想来倒有那么一事,该赌上大半身家去成。希昭从十日前便已开始着手准备,条件皆是不够完备,现下真成了最恰当的时机。


他反手握在双刀柄上,穿过人群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注:

一:此为《桃花扇》中李香君唱词。

二:出自《东京梦华录》。药发傀儡,宋代特有木偶戏,利用火药使木偶戏产生声光效果,还可以使木偶做出凌空飞翔的动作。此处是虚构朝代,所以只是笼统的说失传百年。

三:这个人物我是从《陶庵梦忆》中的王月生篇中抽出来的,整个人按相关对月生的记载塑造。

评论
热度(5)
©黑暗中的舞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