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中的舞者

鹊起南山,徘徊于野

摸索中的写手,对文字热爱
希望与你分享生命的甘苦

【古耽】松烟入墨 灵感记录

戴鹿角面具的少年

走歌者沈清时

 “夫君,又到冬至,今年可比往年还要寒冷许多。”素丽女子婉婉一笑,给白瓷瓶中插了一支瘦梅,“今趟出门可要再多添件衣裳。”


“嗯。”他收了酒菜装入食盒,卸了平日戎装,换做旧时轻袍缓带,如此才得半分面目去见故人。


“我今晚和奇儿小陌先吃饭吧。”女子觑了一眼食盒,忽觉冰雪早深埋入回忆。


他心上浮起三分温情,继而又成埃土落在那块无字碑上,于是搭上女子的肩,“这些年跟着我苦了你。”


她答不上话。

 


他取下灯笼走出门去,拢了拢袖中端凝一方墨,执竹骨伞穿过雪幕,似是天地无依的旅人。


他停在青山脚下一座空坟前。收了伞跪在碑前,磨出一砚松烟墨倒入烈酒中,一杯一杯倒出又倾在膝前,末了抬起酒缸狂饮,酒水顺着衣领流下,顷刻结了冰。


“琅嬛……生前一诺,当万死不弃。”


“我又更想念你了。”


一向铁血果决的人哽咽直至泣不成声。


评论
热度(1)
©黑暗中的舞者 | Powered by LOFTER